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 A+
所属分类:制品
对于科学家来说,竹子是悉心研究的对象,纤细躯干中蕴藏着很多未被发现的可能性;而对于手工艺人来说,竹子是连接自然与生活的物种,通过采伐、晾晒、切割、编制,生长在自然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对于科学家来说,竹子是悉心研究的对象,纤细躯干中蕴藏着很多未被发现的可能性;而对于手工艺人来说,竹子是连接自然与生活的物种,通过采伐、晾晒、切割、编制,生长在自然界中的竹子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在京都三条河原町,创立于1898年的公长齐小菅用竹制品对话传统工艺与当代风潮,一双竹筷、一盏竹灯、一款竹包……由竹艺延伸而出的百味生活,见证了京都的古今合流。

  “我知道这1600种材料是不能用的了。”爱迪生发明电灯的故事,激励着人们坚持不懈的精神,他在最开始研究灯丝材料时,直接将碳丝通上电,结果碳丝瞬间烧断,反复试验都是如此,在尝试了数种耐热材料甚至昂贵的白金之后,他终于在日本发现了一种竹子,竹子纤维碳化以后做出的灯泡效果,可以说从此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京都八幡的竹子,是京都人的骄傲,我们暂且不说伟大发明家的故事,就拿贴近于生活的手工艺来说,创立于1898年的公长齐小菅是京都著名的竹制品店铺,“创造竹子工艺,丰富生命”的使命感世代相传,如今作为家业继承人的小菅达之在传统手工艺基础上提出了“将经典与现代相结合,创造新的竹制工艺风格”,将现代美学和设计思考融入江户时代的手艺中。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从古至今,竹对于日本人来说是遍布于自然和生活的存在,画家们用纸笔描绘着竹的坚韧,艺术家将竹抽象化,演变为更符合精神层面的东西。而对于考虑实用性的竹制工艺人来说,竹子通常在4到5年内成熟,不需要农业杀虫剂,富有环保型和可持续性,新一代的手工艺人需要思考,如何发挥竹的更多可能性,让它既能继承古代工艺,又能与现代生活合流。“我们使用的竹子是在9月到2月的寒冷冬季之间收获的。等到3月天气变暖,竹子中的油会通过一个特殊的窑蒸汽去除。此后将其悬挂在阳光下晒干1个月以上。日本木竹主要用于篮子等编织工艺,而毛竹则用于筷子等切割和雕刻工艺。”小菅达之向我们介绍了一个普通竹筐的制作过程,从材料采伐到最终成品,大概要等待几个月的时间。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等待,是传统手工艺制品最美好的过程。如何让等待更具价值?这是小菅达之思考的问题。“没有人能阻止时间流逝,也没有人能阻止世界向前发展,我们能做的是记住过去的经验,带着这些经验不断前进。”当家族企业面临老旧和衰败的问题时,年轻的小菅达之开始找寻新的出路,和国外家具设计师合作,将意大利皮革工匠的手工和竹编编织在一起,利用藤编针织技术由竹子制成艺术装置,用竹子和亚麻材质混合做成箱包,将花瓶做出竹子的体态,在京都三条河原町开设竹制品旗舰店,之后还在大阪、东京陆续开店……这些不断在思索的跨界、改变、扩张,让历经百年的家族传承有了新的色泽。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A:京都是一座有历史底蕴的城市,手工艺方面也有一定的历史,现在也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在这方面不断创新挑战。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认为创造新的技法、制造新的设备就是创新。比如现在存在于店里的物品,三五十年前它们就在这里摆放着,对于手工艺人来说这些东西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是对于来这里的客人来说却是初次接触到的东西,并不是旧物。虽然是以前的设计,但也是与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相吻合的。

  A:公长齐小菅是我们代代相传的家业,确切来说,坚持源于一种使命感,我们坚定地要守护好这个“家”。经历了我父亲、祖父、曾祖父这么多代,他们经历了战争、地震各种困难把家业坚持下来,一直到我可以继承,我对此心怀感恩。我们家族的理念是想要“努力提高竹子的价值”,从我接触竹制手工艺领域以来,认识了很多有共感的职人、零售商们,大家都很喜欢竹子,愿意花时间去思考、琢磨、研发。

小菅达之 成立竹制工艺新气魄

  A:其实我们有做越来越多的尝试,就拿竹编制包来说,传统的编制方式有几百年的历史,在京都竹工艺中非常受欢迎,现在我们把传统的竹编运用在了做包包上,让竹子变成了连接时尚和手工艺的载体,也让传统和当代对话有别样的可能性。另外还有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筷子,筷子本身的这种形态已经有很悠久的历史了,传统日本的筷子色调偏暗沉,而现在年轻人喜欢更加柔和的色调,于是我们和丹麦的设计师合作,推出了 みやこ箸,拥有七种柔和而绚烂的颜色,希望使用它的人能因为食物的美味有好心情。

  Q:现在人工智能发展迅速,您如何看待传统工艺和科技智能或矛盾或融合的关系?

  A:首先,人工智能本身并不具有能动性,它的运转需要人们把过去的数据输入给它,它不像人,没有办法能动的、主动的去生产创造出什么。在生产据点,我们在用染料染竹子的时候,不同的染制方式是要根据不同的气候来进行的,如果人工智能可以侦测到温度的变化,进而调节染缸的温度,这类事情是它可以做的,能为人的工作减轻麻烦。但是,在设计或者是创作作品的过程中,有很多环节需要人的主动思考和探索,可以理解成我们常说的灵感,这一点上我觉得对人工智能来说是有些困难的。

  A:京都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但它也是一座很有包容性的城市。作为游客也能发现,在街上既能看到穿着传统日式和服的当地女子,也能看到很多打扮各异、各种肤色、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可以说这是一座浓缩了很多价值观的城市。传统文化中的茶道、花道、手工艺,每一种文化现象的背后都有很多深奥的道理可以细细探究,毕竟这是很多年历史沉淀下来的东西,每次回看的时候都会发现新的东西。而正是为此,很多人从世界各地而来,聚集在京都,感受自然、研究人文。我想今后也会一直把京都作为我们的据点,不会去其他的地方。

  A:要说业余兴趣的话,偶尔做饭还挺有意思的。京都的料理文化一直都很重要,大家关注于食物本身,也关注食物背后所传达的四季之感,当然使用的料理工具也很讲究。我在做饭时会经常用自家的竹制器具,用的时候可以亲自体验那些触感,不顺手的话会就想要做一些改良。休息日的话会陪伴在家人身边,招待朋友来家里办派对,餐桌上会摆放很多盘子碗筷之类的器具,平时的生活中也很喜欢这类东西,会特别留意。

  编辑—YAO 撰文— Zoe 制片— BH 翻译、采访整理— 孟 摄影— MoMA 设计— 卷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