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印尼巴厘岛猫屎咖啡“第一人”:好“猫屎”

  • A+
所属分类:咖啡
图为周有为(中)与其兄、环球蝴蝶牌咖啡顾问周才元(左)在评鉴猫屎咖啡豆。林永传摄 中新网印尼登巴萨9月23日电 题:访印尼巴厘岛猫屎咖啡第一人:好猫屎真难求 一间装有空调
访印尼巴厘岛猫屎咖啡“第一人”:好“猫屎”

访印尼巴厘岛猫屎咖啡“第一人”:好“猫屎”

  图为周有为(中)与其兄、“环球蝴蝶”牌咖啡顾问周才元(左)在评鉴猫屎咖啡豆。林永传摄

  中新网印尼登巴萨9月23日电 题:访印尼巴厘岛猫屎咖啡“第一人”:好“猫屎”真难求

  一间装有空调整洁明亮的专有小车间、一台专用小型炒制机,一名有几十年咖啡炒制经验的老师傅……

  “这是我专门为麝香猫咖啡制作而配备的”,周有为向中新网记者介绍这个小车间时,显着兴奋和自豪神情。

  周有为是巴厘岛唯一一家规模化咖啡厂的第三代“掌门人”。这家以印尼地图和蝴蝶组合图案为标志的“环球蝴蝶”牌咖啡厂,历经第一代福建安溪籍华人周钟锦和第二代周鸿儒的创立和发展,至今以84年历史的品质苛求和品牌积淀,走进了印尼华人、中国印尼归侨和巴厘岛民众的心间,成为“好咖啡”的代名词。

  而周有为所言的“麝香猫咖啡”,就是全球咖啡市场最为名贵和抢手的“猫屎咖啡”。

  18世纪初,荷兰人在印尼殖民地苏门答腊和爪哇岛一带建立了咖啡种植园,其成熟的咖啡豆成为麝香猫喜爱的食物。然而麝香猫的胃只能消化咖啡豆的表皮和果肉,完全无法磨动它裹在果皮里坚硬的内壳。于是,这些包着硬壳的咖啡豆又以粪便的形式一团一团被麝香猫排在野外。

  无从考证从何时起,荷兰人和印尼人发现了从“猫屎”中捡拾到的咖啡豆炒制出的咖啡,具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特殊风味。于是,咖啡世界里开始有了“猫屎”的传奇。

  2000年,协助父亲打理咖啡工厂的周有为,以100美元价格从苏门答腊曼特宁地区一村民手中买下了1公斤野生阿拉比卡猫屎咖啡豆。该地区是印尼顶级咖啡豆的产区,也是周家工厂的原料供应基地,彼时正常咖啡豆的价格是每公斤4美元。

  “被父亲好一顿教训”。回忆起那次斗胆“创举”,57岁的周有为扮了个鬼脸。

  当他和师傅用心将那公斤咖啡豆炒制出来与咖啡行家一起品尝后,收获了一片惊奇和急切的购买要求。曼特宁地区的村民闻讯后,纷纷将寻捡到的猫屎咖啡豆卖给他。不经意间,周有为成了巴厘岛生产猫屎咖啡的“第一人”。

  周有为介绍说,麝香猫只会挑最成熟最香甜的咖啡豆食用,这本身就是对咖啡豆的一种自然筛选。这些咖啡豆在麝香猫体内消化过程中产生发酵,经过这种发酵后制成的咖啡口感特别浓稠香醇,而且带有热带雨林田野的自然果香。

  对于卫生的疑虑,周有为笑着解释道:虽然是从“猫屎”中捡出,但每一颗咖啡内豆都包着一层厚厚的硬壳。猫屎豆经冲洗清洁晒干后,要用机器去除那层硬壳后再晒,还要再去除包在内豆的薄膜,最后才能烘焙炒制。“麝香猫胃只是完成了咖啡制作工序中‘去皮’的程序”,周有为说,用来喝的那颗内豆根本接触不到任何东西。

  随着猫屎咖啡的“值钱”,印尼不少地方开始圈养麝香猫强制喂食咖啡豆。周有为称这种咖啡就少了野生猫屎咖啡那种自然果香、田野风味和醇厚喉韵。

  “野生天然猫屎豆实在太难找了”。周有为称他家工厂与曼特宁地区咖啡农和村民有几十年密切稳固的合作关系,每年出产的猫屎咖啡也仅1吨左右,不及工厂全年咖啡产量的千分之一,可谓“好猫屎真难求”。(完)